阿九:mmpmmpmmp

我从不摸鱼,因为我就是咸鱼(瘫)

在深夜,风鹰拿着一本书,敲开了炎龙的房间门(在旅店)。 炎龙相当自然的搂着风鹰的肩把他迎进了门。
“炎龙啊……”
“嗯?”
“H是什么啊?”
“……地虎那臭小子又和你说什么了?”
“嘁(;一_一)”
“想知道?”炎龙露出了迷之微笑。
“………………”风鹰想跑了,他有预感--
_____________
黑犀一脸茫然的看着风鹰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回他的房间。
看了一下内置时钟,发现已经是正午了,地虎,雪獒和炎龙一起出去办事,只有他被(强行)留下。
“……炎龙该不会是……得手了吧吧吧吧吧吧吧???”
(我还下着注呐!--by  黑犀)
忽的,地虎朝他发来了通讯:
“风鹰醒了吗?”
“啊啊,醒了。”
“什么时候的事呢?”
“他刚出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
“……”
“2333333”
“果然是你在煽风点火对吧!!!?”
“这大中午的,炎龙今天可是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
“噫,你从哪里弄到这么恶心的表情的??!!”
“(ಡωಡ)有吗?我觉得不错啊?”
“滚滚滚,你还害了我输了那么多!”
“哎呦~不要这样嘛~”
“……”
“黑犀?”
“黑犀?”
“黑犀你在听吗??”
“喂黑犀?!!!”

【cp感太弱我的错】

[后续]
谁都不知道,木之风鹰铠甲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露出了连炎龙都没见过的狡黠笑意。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