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林樊:mmpmmpmmp

我从不摸鱼,因为我就是咸鱼(瘫)

【Fate/kiss of the fog】01~03

又名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01.
“……开膛手杰克的面具?那个年代的面具这么没品吗?”
奈布一脸复杂拈起看着就很有年代感的面具。
“开膛手的故事你应该听过吧,身为佣兵,你肯定清楚一个精明的搭档有多重要……”
“打住,你怎么确认这个杀人魔不会在我背后捅刀子,然后让我像站街的女人一样被送上头条?”奈布拿着面具大摇其头:“我倒希望你们能给我个弓兵什么的,擅长远距离狙击的那种弓兵。”
“……我想报酬已经足够丰厚了。”雇主脸上的笑容裂了一瞬:“召唤阵已经准备好了,请去召唤从者吧。”
奈布颇为扫兴的把有些破损的面具放回管家手中的垫子上。
02.
奈布的军靴踩在红毯上,他双手背在身后,左顾右盼,魔术师们都相当排斥现代科技,所以在这样的深夜,奈布头顶豪华的水晶灯才是漫长走廊唯一的光源,天然的清澈晶体被施了永续光的魔术,并不刺眼却能用温柔的光芒照亮整座大宅。
和宅后的玫瑰园。
娇美的花朵将她们的利刺藏在叶间的黑暗里,奈布极佳的视力却能清晰的看到她们的尖刺在叶间及其微小的碎光中闪着寒芒。
带路的老管家停下了脚步,轻轻的把面具放在召唤阵前,玫瑰园的正中心。
“您可以开始了。”他用温和的眼神示意,然后离开。
奈布什么都没说,只是缓步走到召唤阵前,伸出手来:
宣告───
汝之身躯在吾之下
吾之命运在汝之上
如果遵从圣杯的呼唤
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回应我吧
在此起誓
吾乃生于光明庇佑之人
吾乃依于阴影加护之人
缠绕汝三大言灵之七天
从魔雾阴影之中显形吧、
天秤的守护者啊───!

魔力翻涌,奈布被吹倒在地,召唤阵发出刺目的光芒,全身的魔力都汇集到奈布之前伸出的那只手上,伴随着一阵热痛,红色的线条扭曲、交集,形成一个奇异的纹路。
但是奈布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
召唤英灵时掀起的气浪毫不留情的卷起玫瑰自傲的艳丽花瓣冲向星空与皎月。
但当英灵站在召唤阵中时,一切瞬间都归于寂静,花瓣缓缓落下,奈布就煞风景的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黑发青年。

数秒的沉默,青年的眼睛缓缓睁开,浅金色的双眼中倒映着奈布呆滞的脸。

03.
瓦尔莱塔是奈布雇主的千金,身为一个魔术师,她却只爱站在舞台上,或者玫瑰园中,翩然起舞。
但要说她对梦幻的魔术不感兴趣是不可能的,听闻父亲雇了个佣兵去参加圣杯战争,而且就在自家里召唤英灵,瓦尔莱塔忍不住在她应该陷入熟睡的时间偷偷离开房间,身上纯白的丝质睡裙是瓦尔莱塔最喜欢的一件,因为它是在正式场合穿出去都不会显的太失礼的样式,没有珠宝坠饰,只是凭借简约又大气的纹样博得了瓦尔莱塔的喜爱。
她一边走向花园一边整理仪态,敏锐如佣兵,只能直接面对,偷看反而会被轻视,她的脚步不禁慢了下来。
而当瓦尔莱塔赶到时看到的是让她永生难忘的画面。

“遵循圣杯的呼唤而来,请问,您就是我的御主吗?”
漫天花雨中,召唤阵中心的青年缓缓开口,而阵外的佣兵傲然挺立,抬起左手,上面红色的令咒呈现出鲜血般的河流的模样,月光笼罩着二人,瓦尔莱塔不禁按住自己的心口,她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呼吸也变得困难,这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经历过的感觉。
“令咒在我手上,我的名字是奈布.萨贝达。”
召唤阵中的青年鞠躬行礼。
“我的真名是───”
“于此,契约成立,我(你) 将为 你(我) 献上忠诚。”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