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林樊:mmpmmpmmp

我从不摸鱼,因为我就是咸鱼(瘫)

(不可能完结的)晴空

私设多,借鉴有,OL背景……但是和OL剧情没有扯上边。
……我只是勉勉强强卖个overlord的安利而已。
不在那庄园里不就能HE了嘛。
交党费。
【】内是过去
xxxxxxxxxxxxxxxxxxxx
01.
【新王登基,迅速废掉了一大群无能的贵族,杰克的家族也是其中之一。 那时他年纪虽小,却看懂了新国王下令废除自己家族一切贵族特权时给予他的隐晦的期待。 杰克是他父母的骄傲,小小年纪便有了超凡的智慧,又不同于老贵族们的愚昧与傲慢。 小小的他已经是个具备谦逊,沉稳与智慧的人,并且没有辜负新王的期待,借用王小小的帮助,完美的处理掉了愚蠢的父亲,母亲与姐姐被软禁,他将家族重新带回久违的巅峰。】
王毫不避讳的当面称赞他: “特殊的像个披着贤者皮的异形。”
杰克不可置否微笑,幼时他以为所有孩子都像他一样,直到被指着鼻子说了“怪胎”,在母亲的怀中哭的精疲力尽时才想明白自己的特殊,他是在帝国中一个扭曲的贵族。
腐朽的教育与他天授的智慧,孩童活泼的天性与身为异类的孤独不断冲突,好在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压方式。
【那时的少年嘴角无法控制的扬起大大的弧度,女性的身躯正呈现出一副让人不忍直视的惨状,这极大的取悦了他紧绷又扭曲的精神,第一次违反深深刻在脑海里的律法的感觉将他的愉悦翻了数倍,然后他点燃泼了燃油的木屋,不紧不慢的走出火海。
王并非无能之人,没过几天,他对王座旁站立的少年抛出一句明显的暗示:“适当的放松也不错啊,杰克爵。”
杰克愣了下,然后微笑着躬身:“是的,仁慈的王。”】 02.
说实话,当奈布接到这个委托的时候还吓了一跳,贴身保护将要动身去往两国边境的城市谈判的王族,这样的委托还是第一次见。
“看来那些王族终于认识到自己花大价钱养起来的骑士们全是饭桶了!”冒险者同伴哈哈大笑。 黑工奈布也跟着大笑。
对于这个王他有所耳闻,行事果敢,不留后患,谨慎冷酷,有鲜血帝的称呼,是个狡猾的狐狸,而与王关系亲近的人之中,杰克爵更是个老狐狸。
想起这个杰克爵,他就气的牙痒痒,后背的伤疤仿佛又痛了起来。 还是个无比恶劣的老狐狸。
【03.】
“相当简单对吧?只是处理一个疯子而已。”
被国王称为贤者的玫瑰爵,把自己精心泡出的红茶递给奈布,一个平民出生的,之前连红茶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下等人”,
不过这个下等人也不简单就是了。 帝国境内最有名的黑工,身手了得又正当壮年,相貌端正……又帅又痞,不知道是多少向往刺激生活的大小姐们的幻想对象与宠女儿宠的不像话的富商或贵族提防的对象。
简直和杰克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奈布挠挠头,把红茶一口气灌进肚里:
“如果真的简单的话帝国的骑士就能摆平了吧,少绕弯子,多少钱?”
杰克轻轻把手边精巧的卷轴推过去。 “完成了,就是你的。”
“这是什么?”
“是我的小岛。”
“哇哦。”
“现在您还要接受我的委托吗?”
“当然。”
即使一开始就没有把这个委托看低,但是比起真实水平奈布还是低估了对方。
画着小丑妆容的疯子看起来完全用的是命换命的攻击,挥舞着伐木用的斧头,如果遇上这小丑的是经验阅历都少的黄毛小子,肯定会吃那疯子的套路,被一斧子劈成两半,就算不是也肯定会受重伤,奈布的后背留下了一道深深地伤口。
最后他把小丑一脚踹下了悬崖上的瀑布,也不知道对方是否还活着,但是当时差点失血过多死在悬崖边的奈布只有在晕过去以前发动一个小型治愈卷轴的力气,并没有确认。
当他醒来后,入眼的第一个人就是俊美的贤者,对方带着温柔的笑意,指了指床头柜上放着的卷轴。 “不错的身手。” 奈布的怒气立刻蹿了上来,满脑子只剩下了一句“狗屁贤者”,穿戴上了红银色的衣物,攥着卷轴几乎是一步一跺脚的离开公爵的府邸 。
本来奈布应该感谢杰克而非憋着一肚子气瞪他一眼,报酬的价值也远超任务。 但是奈布真正不爽的只是他感觉自己被愚弄了,同伴还躺在床上享受着治疗魔法,他却自己一个人对上了疯小丑,同时还感知到了有视线紧跟着他们。
就像是斗兽场里一匹骁勇善战的孤狼单挑一只失去理智不会思考的狗熊,不会思考的对手既棘手又简单,奈布不停转移战场,猴子一样跳来跳去,不断给小丑造成伤害,想必那时候贤者正悠闲的靠在椅子上看着他和疯子拼命吧,也许还会和女仆调笑几句。
奈布又哼哼几声, 摩挲了下仿着自己旧防具的造型做成的公爵的礼物,银红的兜帽与披风都是相当高级的魔法防具,杰克爵送他这么贵重的东西,肯定过不了多久还会有请求。

评论

热度(28)